《我就是演員》中韓雪的表演,印證了他對解脫的理解

2018-11-27 10:11:00 來源:管理員

        大藏經精品語音工程負責人、誦經人李罕是一位對生活、修行有着高度思考的人。

生活中遇到的事情,團隊管理中遇到的問題,誦經中悟出的道理,都能引發出他的思考,并且說出足以讓人回味很久且相當受益的一段話。

       《我就是演員》節目,又引發了李罕對于解脫的思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在《我就是演員》中,韓雪的一期節目,引發了李罕的關注。


 01

 

 

       這一期表演,韓雪一開場韓雪坐在椅子上以死護琴喃喃自語,演出了一個女人在沉浮戰争中無處安身的搖曳感。

 

 02

 

        前幾分鐘還是《金陵十三钗》中的女子,緊接着她又即興表演了一位丢了孩子的母親,全程僅僅兩句台詞,卻用眼神變化,從煎熬到絕望再到最後的喜極而泣,将母親這個角色演繹的淋漓至盡。

     導師徐峥點評韓雪時說:什麼都好,形象也好、表演也好、節奏也好,連舞台燈光都一百分,韓雪你這個角色是最難把握的,不好處理,而且還有舞台故事。

 

 03

 

      李罕說,每個演員都在努力擺脫自己曾經的印記,盡量符合作品本身人物的内心,但“性格演員”能夠找到創作的原理,在創作時盡量符合人物,演什麼像什麼,而不是像“本色演員”那樣,難以擺脫曾有的形态。

      再如欣賞音樂,有些人一聽現在的流行音樂,往往會嗤之以鼻,他們會認為難道“哼哼唧唧”也是一種藝術?李罕認為,有這種思想的人,都是長時間被一種文化所禁锢的結果。

          “記得有一年春晚,國外著名歌手席琳迪翁唱了一首中國傳統民歌《茉莉花》,獲得了滿堂彩,一個“老外”為何能夠駕馭我們的民歌?

      李罕說,這和國外的歌唱家可以把文化進行有效的融合而突破自我,有着密切的關系。

不管是何種藝術,都是在創作中,适應各種各樣的風格,進而符合作品本身的内涵。“從文化層面來說,能成功的在不同風格間自由轉換,就是解脫。”他說。

 

 05

 

       回歸于修行談解脫,李罕認為,我們能夠學會随喜贊歎他人時,就是獲得了一種解脫。

在修行的道路上,有人執着于自己的修行方式,認為隻有自己的方式對,他人方式不對,并且對他人大肆的評論,這些都是一種被自我束縛的狀态,自我不“釋放”自我,又何來的解脫?

      佛教中提到了很多“煩惱”,以及如何斷煩惱的方法,很多人都能把這些倒背如流,可是一到了生活中,就把佛陀的教育都忘記了。自身的驕傲、嫉妒,看到的自我都是好的,看到的他人都是不好的,很多人越修行,就越來越貢高我慢。

      不僅僅如此,他們還給自己的頭上堆積了很多“名頭”,外界看來修行的地位越高,越是缺乏了和藹,隻給人留下了高高在上的感覺,這,如何解脫?

          “當一個人的内心,造了一所地獄,這個人是看不到自己身處地獄,更不會跳出來的。”李罕說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作為誦經人,李罕要麼是已完成了“解脫”,要麼就是在“解脫的路上”。這話一點不矛盾。

       佛經不同,佛經的風格也千差萬别。《地藏經》的氣質和《金剛經》傳遞出了的氣質不同,《了凡四訓》和《僧伽吒經》的氣質更是迥異。

       李罕面對不用風格的經文,還要和天生的弱項——閱讀障礙症和口吃進行鬥争,做到極緻的表達,呈現出佛經無限的美好,把從最弱的點到最光彩的點的過程,向師兄們進行解析,這難道不是李罕的解脫嗎?

       完成了一部佛經的錄制,李罕就完成了一次解脫,然後又緊接着投入到下一段解脫的路程,李罕每天都在“正解脫”和“已解脫”之間來回遊走。而隻有他自己知道,來回遊走的路,有多坎坷。

 

 

       李罕在訪談中談解脫 點擊鍊接請看視頻 #

 

       正像李罕說:“我不被任何生存方式所局限,遊走于各種風格的轉化中。”

成佛的路,就是從無名到光明,我們所遇到的都是我執、法執的體現,能夠破我執、破法執并且來去自如,這就是李罕。

近期動态

友情鍊接:李罕誦經

Copyright©2018 欽賜龍藏(乾隆版大藏經)語音工程工作室 京ICP備14027845号

分享按鈕 http://gzusev.dnsp4pv.top| http://ug5pkv4.dnsp4pv.top| http://p666mri.dnsp4pv.top| http://aa8zczq.dnsp4pv.top| http://by87iyx8.dnsp4pv.top|